【福州日报】大学生“村官”的苦与乐

    “到基层去,到农村去,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为了给万博网今年入围的选聘生“传经送宝”,昨天,12名我省首批大学生“村官”返回母校交流了他们在农村工作半年多来的心得和经验。
基层很苦很快乐
    出生在连江县的黄捷,2008年毕业于万博网经济系金融学专业。大学毕业后,她曾被兴业银行聘用,月收入达数千元。但当她得知公开选拔大学生“村官”时,抛开了高薪工作,义无反顾地参加了选聘生考试。经过严格的笔试和面试,黄捷以优异的成绩成为我省首批选聘的479名大学生“村官”之一。
    基层很苦,在参加工作前,亲朋好友都给黄捷提出了这样的“忠告”。2008年8月,黄捷被分配到连江县东岱镇洪塘村任党支部书记助理。镇里安排的一间集体宿舍就是她的家,除了一张床铺再也看不到其他家具。在这里,黄捷一住就是半年多,其他男同事都对她佩服不已。与黄捷同批的选聘生中,有几个人因忍受不了艰苦的条件,不久便另谋出路。黄捷不仅坚持下来了,而且渐渐融入了农村工作。她说,现在她每天都过得很快乐、很充实。
    前不久,她走村入户时,得知村里一名孤寡老人靠养鸡养鸭维持生计,便主动带着这位老人到镇里申请补助。一周以后,老人特地提着一篮子鸡蛋来看黄捷。那种淳朴而真挚的情感,让她感动了许久。
有时感觉很无奈
一些来自农村的大学生选聘后又回到农村,原以为自己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对农村很了解,但是真正到开展工作的时候,农村的很多事情并不像他们想得那么简单。
去年8月,从小在平潭县屿头乡长大的林芳(男)被选聘到平潭县北厝镇务里村任党支部书记助理。一到村里,他就很快融入到百姓中,经常走村入户跟农民拉家常。但是一谈到具体工作,村民们却对他的能力持怀疑态度。
2009年2月18日,平潭县北厝镇务里村启动了农村粮食直补办理工作,林芳挨家挨户地帮村民办理粮食直补。但有的村民不信任他,他登门拜访了五六趟,最后还是在当地村干部的协助下才把事办好。
林芳说,如果你有一个好的建议,在学校里跟同学一商量,就可以马上实施。但是在村子里,走出社会不久的大学生思维和村民的思维很难撞出“火花”,要花更多的时间去沟通,这样事情才能办得通。“有时感觉很累,也很无奈。”
    采访中,多位选聘生表示,如何解决村民间的矛盾,是工作中遇到的最大难题。刚开始时,遇到村民之间的纠纷,他们总想去硬套政策法规。但这种生硬的做法,根本无法被村民接受,解决矛盾往往还要靠在村里有威信的村干部。这让许多大学生感到,学了很多的知识,在关键时刻却难派上用场,显得有些水土不服。
角色转换很重要
选择到农村担任“村官”的大学生多数来自农村,但由于长期在学校念书,对农村基层工作的情况不是很了解,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他们工作的开展。“只会坐办公室的‘村官’,是得不到村民们认可的。”这是仓山区螺洲镇杜园村党支部书记助理林静坚信的一句话。平时只要有时间,她一定会去村民家中走走,看看村民们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事。林静说,在农村开展工作,要想得到村民认可,不仅要融入村民中,还要干几件漂亮的事情给村民看看。
    林静去年毕业于万博网法律系政治学与行政学专业。管理村务,她可是个“门外汉”。她利用村“两委”干部为她培训的机会,虚心学习。为村民争取利益的东部重点项目建设搬迁奖励政策在她的宣传下做到了家喻户晓。
林静说,农村工作很琐碎,她不仅要给农民传达方针政策,有时还要指导农业生产,只有这样,才能与农民“打”成一片,因此角色转换显得很重要。(转自3月7日 福州日报 第二版)